乐阅读 - 历史军事 - 烈火南明二十年在线阅读 - 第14章 意外发现

第14章 意外发现

        “跪下!”渊县县衙,这里已经成为了明军的临时指挥部,战斗仅用了半日就全部结束,群龙无首且没有完整阵型的安南兵根本就不是上千如狼似虎的明军的对手,除了数百人在两个营将的带领下逃脱之外,城外的安南兵两个营几乎被全歼,城内的人马也没好到哪里去,明军进城的速度太快,来不及走的败兵直接被堵在城里了。

        自永乐之后,明军对于安南,一直都处于防守的态势,安南独立出去之后,明军更是再也没有踏入过安南的领土,镇南关就是安南和大明最后的分界线,可是谁能想到,左斌今日竟然带领兵马占领了安南的一个县城,这可是百年未有的功劳啊,若是能上达天听,左斌还不知道自己将会被封一个什么官。

        所有被俘虏的败军已经被押入城外营地严加看管,城内已经由明军接收,家家户户都是门窗紧闭,左斌挑选了一些懂汉话的明军,让他们发布安民告示,让他们在家中躲好,不要出来,否则格杀勿论。

        而左斌等一干军将则来到了县衙之中,高衡将郑远俘虏,此人一看就是安南军中大将,正好可以审问一番。

        郑远被高衡等人带了上来,到了县衙,黄昆怒视郑远让他跪下,可是郑远虽然是郑光亲随,倒也是硬气,竟然硬是站着不跪,左斌的两名亲兵走上去按住他,可没想到他还是梗着脖子,就是不跪。

        左斌冷笑一声道:“汉话你应该听得懂吧。”安南跟倭国差不多,上层人士都以学习中原文化为荣,汉字汉语是最基本的学习内容,像郑远这种级别的将领,肯定能听懂。郑远闭上眼睛,只是不看左斌。

        “你不说也没关系,你的下属已经交代了,你叫郑远,是郑光手下大将,怎么样,当俘虏的滋味不好受吧。”左斌又道。

        见他还是不说话,左斌不紧不慢道:“没关系,你一刻不说话,我就杀你部下十人,两刻不说话,我就杀你二十人,杀到你说话为止,反正你的人被我俘虏了数百,咱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玩。”

        “你!”郑远怒道。别的他倒是无所谓,既然被俘虏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可是左斌却通过他手下人得知,第三营的俘虏中有不少人是郑远的亲戚朋友,他当上营将之后,弄了不少人来军中,恨不得将家乡的野狗都安排过来当军犬。左斌这么大开杀戒,他的同乡亲戚全都要完蛋。

        “你不要得意太久,渊县只是暂时被你们拿下来,事出突然,我们没有反应过来而已,可是你不知道,我们后续还有数营人马正在赶来汇合,你们孤立无援,迟早要失败。”郑远有些得意道。

        他说的倒是实话,郑光的人马只是先锋军,郑主为了这次作战,除了三千京兵之外,还给了郑光一万四镇兵,只不过这些人马携带辎重还在后面,郑光就迫不及待发起了攻击,若是这一万人已经到来,明军就算是再神勇,也不可能是这么多敌军的对手。

        左斌的眉头拧在了一起,这么看的话,渊县倒是个烫手山芋,他们倾巢出动,虽然击败了前锋,杀死了郑光,可是后续部队一旦到来,他们耗不起,粮草军械都没有补给,根本不可能持久战。

        黄昆对左斌附耳小声道:“他说的属实,属下已经审问过多名奇长,跟郑远说的差不多,要不了几日,就会有部队前来。郑光虽死,若是郑主下了决心,换一个主将也未尝不可,此仇,他们一定会报。”

        左斌有些愣神,这么看,渊县已经没有防守的必要了,只能是搜刮一番然后撤退,顺便把郑远也带回去,给朝廷报捷。

        郑远见左斌面有异色,深知自己的话已经触痛了左斌,哈哈大笑道:“哈哈,怎么,方才不是趾高气扬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你说你要杀我的人,好啊,你杀,实话告诉你,在北部的脱县,我们聚集了一万华夏移民充当奴隶,你若是杀了我的人,你猜我们的人会不会对这些人进行报复?”

        “你说什么?”几人同时惊呼道。没想到安南军竟然如此卑鄙,看来传闻都是真的,早在数月前,就有消息传回来,说是安南准备攻打大明,将境内的侨民都给集中关押了起来,说是怕他们在攻打大明期间闹事,或者是给明军充当细作提供物资情报。本来镇南关这边还没当回事,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跟后世清朝对待海外移民的态度不同,清朝时期发生过荷兰人杀戮海外侨民的事件,乾隆却在圣旨中说海外侨民非华夏之民,甚至认为他们自作自受,不在大清控制范围内的侨民都是叛民,如此作为,不得人心。

        明代不同,自郑和下西洋开始,就知道恩泽四海的道理,侨民虽然在别国生活,也算是华夏人的一份子。安南的这些侨民,平日里有不少人都跟两广有往来,如今他们受难,这些明军的心里也不好受。

        左斌仰天长叹了一声,“奈何我军不能持久,只能撤退了。”言语中满是失落之意,不过好在他们也取得了巨大战果,他一挥手道:“将他带下去细细审问,另外打扫战场,收拾军备,要求各家各户捐银,不捐的一律严惩,另外这里的一切粮草军械,能带走的带走,带不走的一把火烧了,不能留给后面的敌军。”

        左斌正要示意众人退下,高衡上前一步道:“大人,小人有一个请求。”

        左斌道:“你说。啊对了,方才你作战英勇,这次又是首功,某家答应你的赏金现在要跟你兑现了。”此刻左斌手上有的是钱,击败了数千安南兵,又占领了县衙,搜出来的军饷库银就有数万两,这还不算家家户户的捐银,这回左斌可真是发了,当初答应他一个人五十两银子,二十个人才一千两,给他便是。

        高衡道:“大人守信,小人并不担心大人克扣小人的银子,只是还有一事,请大人准许。”左斌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高衡道:“方才郑远说脱县还有上万华夏子民,小人愿意带人前去解救。”

        “你?天方夜谭!”左斌有些生气道,显然是觉得高衡在说大话。“你没听郑远说吗,后续部队不日即到,没几天时间了,就算脱县没有多少守军,你需要多少人马?即便你攻下来了,这一万民众你能带走吗?拖家带口,到了镇南关,黄花菜都凉了,你还是跟某家回去吧,某家答应你的,一定做到。”

        此刻,左斌也有了爱才之心,这高衡果然有些本事,这次全靠他艺高胆大,深入险境,自己才能白得这么大功劳,这家伙当个百户都屈才了,自己若是能升到参将,少不得要提拔提拔,将来这个镇南关千总让他来当也不是不行,没想到自己军中一个民夫有如此才能,左斌只恨自己怎么没早发现这样的人才。

        高衡拒绝道:“上万华夏民众身临险境,如今大明内忧外患,北有建虏,中原有流贼,小人身在西南,既然遇上这等不平事,势必要管上一管,还是那句话,小人没有告身,若成了,是大人的功劳,若败了,跟大人也没关系,是小人自作主张。”

        “放肆!”黄昆忍不住出言道。

        左斌却压压手道:“你有什么条件?”高衡见左斌松动,确实,一万民众的诱惑力可不比杀死郑光小,若是能给自己的功劳簿上添上一笔,还不用自己出力,何乐而不为呢?

        高衡立刻道:“没有条件,只需要大人助我一臂之力。第一,再给我两千两银子。第二,留下一部分铠甲军械粮草给我,清单我稍后奉上。第三,先前跟我出击的二十人,我依然需要他们的协助,请大人允许我对他们说明一番,若是愿意跟着我,请大人不要阻拦。还有,刺杀郑光的时候我就得知,这城内有不少侨民充当的民夫,既然安南军被击败,想必这些人也被解救出来了,我需要跟他们谈一谈。”

        “呵,我当时什么条件,可以,这几个要求某家都满足你。”左斌一挥手道。两千两银子是小意思,就当是自己给高衡的投资了,若是成了,算是以小博大,若是败了,也不心疼。军械粮草可以留下,反正他们也不可能全带走,方才自己下令,带不走的就烧了,既然他想要,就给他一部分。

        而那二十人,自己从来也没把他们当自己人,若是愿意跟着高衡继续冒险,那就去,自己绝不阻拦,还有什么民夫,给他就是。

        出了县衙,高衡来到了自己这支小队暂时的栖身之地,是一间被明军暂时占领的茶馆,面积不大,大堂内此刻二十人齐聚,这一番作战下来,明军仅付出了两百多人死伤的代价,击败了数倍于己方的敌人。这二十人除了三人受伤之外,剩下的完好无损。

        高衡来到他们中间,许多人已经是迫不及待伸头张望,高衡指了指门外的推车道:“你们要的银子都在这里了。”大堂中爆发出一片欢呼声,有的人激动地拥抱在一起,只有王奇、陆涛和吴荣三人的表情无动于衷。宋志招呼道:“还他娘的愣着干啥,搬箱子啊!”

        几个士兵冲出去,将箱子搬到了大堂中。

        进了大堂,众人却有些奇怪,宋志道:“头儿,不对啊,我们一人五十两,也不过是一千两银子,为何有三个大箱子。”

        高衡道:“问得好,这其中一千两,是我答应各位的赏银,每人五十两,可以自取。这两个箱子却是我找左大人额外要的两千两。”

        “这是何故?”众人都是不解。高衡伸出一个手指道:“现在还有一桩事情,赏银提高到一百两,你们敢不敢干。”

        经过渊县一战,支援组的人不说怎样,行动组的几人对高衡都是极为佩服,也非常信服。宋志眼睛放光,当即拍胸脯道:“此话当真?”

        高衡点头道:“当真。”

        “干!”宋志斩钉截铁道。

        “你都不问问是什么任务吗?”高衡道。

        宋志笑笑道:“呵呵,刺杀郑光这么离谱的任务我们都干了,现在赏银一百两,你说让我去刺杀郑主都行。”

        宋志此言一出,众人都是有了底气,对啊,这么难的任务都办了,现在赏银翻了一番,还有什么不能做的。众人纷纷出言道:“高小旗请讲。”

        高衡便将方才对左斌说的话和盘托出,并且补充道:“脱县守军估计约在数百人,都是原先的四镇兵,战斗力不强,光靠我们这二十人干掉他们不现实,上次来的时候,我们发现,渊县有不少民夫是侨民,我想这些人很有可能来自脱县,他们的家人还在那里,如果我们出头帮助他们解救家人,相信他们会答应跟我们合作的。”

        高衡又道:“这些赏银,现在就可以分给大家,只不过一个人一百五十两也不轻,你们能不能拿得动还另说,若是信我,这些银子就先这样放在箱子里,另外,攻下脱县之后,除了府库的钱之外,从敌军身上搜出来的银子,可以自取。”

        又是一阵欢呼声,如果说前面大家还觉得任务很艰巨,现在所有人的眼中都闪烁着光芒,果然是富贵险中求,本来他们不过是默默无闻的军户、民夫,可是跟着高衡,一夜之间就暴富了,若能跟着他继续闯一闯,马上就要变地主老财呢,这种诱惑怎么会不大。

        高衡抱拳道:“既然大家都愿意跟着我,我就在此谢过了。”众人对高衡纷纷抱拳,王奇和吴荣更是觉得高衡心中有大义,跟着这样的人,定能做一番大事情,就连陆涛,也被激起了心中的好胜心,愿意跟着高衡搏一搏。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