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魔法 - 虚空降临之拂晓在线阅读 - 第九章 神秘种子

第九章 神秘种子

        第九章神秘种子

        赵云脑海中的种子不断散发着光芒,而他在脑海里的小人也在不断吸收种子的光芒。他的意识逐渐清醒,不再浑浑噩噩。随着他的不断吸收,意识中的疲惫之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自身精力不断充沛。

        “我这是在做梦吗,这些光。”赵云身处一片虚无的世界,一颗巴掌大小的种子在那里静静沉浮。看着眼前这个散发着无尽光晕的种子,赵云感觉它是那么浩瀚广博。盯着种子就像是在仰望一个世界,无穷无尽。

        赵云伸出手想要触碰它,但是手还没有碰到时,种子就躲开了。赵云不信邪,又向前一扑还是落空了。就这样一追一躲,没一会就把赵云累的够呛。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是虚幻的,上下打量身体发觉自己竟然是个发光的小人。而那漂浮种子不断散发光芒进入他的体内,全身暖洋洋的,非常舒服。这一幕显得莫名的神奇而梦幻。

        “无量天尊,这是哪里,我不是挂了吧。”赵云顿时有些僵硬,他还记得自己刚刚做完一场大法事,正想验证成果就昏死过去。周遭黑暗异常,除了这个种子散发着光亮,他想借着光察看四周却发现什么也看不见。一脸懵逼的赵云,不时盯着种子,又看看虚无世界。莫不是把自己也超度了不成,真是悲催,送人把自己也送走了。

        “种子,你会说话吗。这个世界就只有你我吗?我看你如此不凡,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天地宝物啊?”赵云见拿对方没办法,也不动了,呆在种子面前。不知为何,他现在感觉自己精力特别的旺盛。突然开始对种子说起话来,同时不断思索这种子是什么。

        “种子,哇!我滴天,你里面该不是有尊大帝吧。女帝?狠人?应该是,怪不得不让人碰。”赵云盯着种子,脑海里各种画面闪过。猛然间想到一个老前辈写的神书,种子里存在天地神物,还有无上大帝内藏其中。赵云眼睛顿时红了,女大三十送江山,女大三千列仙班,若是能娶个女帝那我赵云也有大帝之姿。

        “有非常之世,然后有非常之人。有非常之人,然后成非常之功。浩劫降世,我赵云不能救世于水火先一步身死道消实乃憾事。如今来这陪伴你这种子也是缘分,种子啊请赐予我力量吧。哪怕是狠人大帝我也能接受,凶一点没事。闻道有先后,区区大几个纪元而已。我赵云为了亿万生灵,舍小家顾大家,苦一点不算什么。”赵云像是找到了释放精神的地方,滔滔不绝起来。到最后说的种子都好似听不下去了,光华不断闪动最后暗淡下来,这人脸皮太厚了。都在这帮你恢复灵魂,你还挑上了,还要整个什么女帝给你。

        “诶诶,种子,我亲爱的种子,怎么停了啊。这光华我感觉还能吸收,好种子,别啊。快快快,就一口,还差一点就恢复了。”种子停止了往赵云体内输送光华,赵云身上那股暖洋洋的感觉消失。顿时急的赵云大叫,不断哀求种子给他再分点光。种子不知是被他哀求打动了,还是觉得他烦,又送出一点光华给了赵云,就一口不多不少。

        “好种子,再来一口。”再度提会那种神妙的感觉,让赵云欲罢不能,再次央求种子分一口光华。种子在虚空闪动起伏,许久之后又分了赵云一缕光华。赵云喜上眉梢,心想这种子真好骗。

        “种子你真好,嘻嘻,再来一口。真的,就一口。”不过这一次却没有回应了,任凭赵云如何哀求,种子都在那里沉浮不动。甚至在种子四周光华流动,但就是没有一缕光华再飞向赵赵云。这让后者大急,不会吧,种子生气了。种子不会是知道我在骗他吧,赵云心里发苦。

        “种子竟然选择了你,真不知道为何对你如此青睐。”虚空之中突然传来一道声音,苍老而低沉。这声音在赵云耳旁响起,嘶哑的仿佛刀子在划割东西。

        “谁?谁在说话?!”赵云扫视四周,追寻声音的源头。可周遭依旧是一片虚无,那声音如同是从九幽之中传来,令赵云灵体战栗,此处竟然还有别人。而之间没有动静的种子突然光华绽放,挡在了赵云的身前。

        “种子你不用这样,我对你们没有恶意。而且你也知道我的状态,对你造不成威胁的。”虚空中的苍老声音一声长叹,缓缓现出了身形。这是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老人,他全身都罩在黑袍之中。看不清面容,身上散发着虚无的气息不断的吞噬周身的世界。老人看着种子摇摇头,最终将目光移到了赵云身上。

        “源界的气息,竟然来自那个地方。是啊,算算时间,祖地要现世了。种子,这就是你的选择吗。纪元更迭,万世重开。想不到最终还是要源界自己来解决,只是来得及吗。也罢,种子你既然做出选择那就代表了未来。”黑袍老人感应到赵云的气息,脸上露出许久没有出现的情绪,赵云来的地方让他感到惊奇。

        “你是魂种选择的人,我不知这对你来说是好是坏。但你注定不会平凡,能否肩负浩劫的重任还看你自己。源界隔世已久,如今纪元来临各种奇异的事情都会在那出现。甚至未来会有无数的界域势力都会进入其中,追寻一丝契机。”

        赵云听着黑袍的话语,有点摸不着头脑。魂种是指眼前这个种子吗,源界又是什么。源界重开,未来会有很多事情发生。除了源界还有其他世界,貌似还不少,都要来源界争夺什么东西。难道是魂种?赵云看着种子,对方此时散发无尽的光华照耀着自己。

        “不用胡思乱想,该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源界只有道源,凡人无法修炼。现在界域重开,灵气将汇聚而出。天地会再造,世界也会改变。”

        “唉,凡人虽然短寿,但一生精彩纷呈。死也死得其所,不用为些许争斗而拼上性命。源界的灵气稀薄,暂时没那么快恢复。修练体系也没有,光有魂种也难以施展。今日帮你筑灵基,省却那些苦功。”

        黑袍老人不愿多说,抬手打出一道乌光没入赵云体内。顿时赵云虚幻的身体开始呈现出各种道韵,龙凤之影飞舞,其上还有虚无的气息环绕。赵云现在是灵魂体,黑袍人是利用法决在他的灵体上展现他的本源法。那种道韵形成一道印记,往后赵云可通过印记来查看感悟。魂种也在此时映照出大道,魂光包裹住那道印记。

        “赵云,这是我的一道本源印记,你可以通过它感悟我的道与法。至于你能领悟多少全看你的本事,当然我希望你能走出自己的路。所以我只给你感悟,至于其他东西源界不会缺少的。那里是世界的源头,最本源的道都出自源界。”黑袍老人停下动作,告知赵云那是他的本源法则。赵云通过它可以踏上修行路,节省在源界恢复期的时间耗费。道不可轻传,每个人的道路都是不同的,源界有最本源的道与法。黑袍老人也不愿赵云跟他走一样的道,那样没有任何的意义。复制来的终究是落于下乘,赵云只有自力根生才能在这个大势中走出一片天地。

        此时的赵云,看着手上的虚无印记有些发愣。甚至对方叫出他的名字,他都没有疑惑对方为什么知道自己的名字。只是很懵逼,这东西要怎么领悟。我连怎么修炼都不知道好不好,你一上来就给我整个什么本源印记。虽然感觉很牛逼,但这就像你给我张黑卡,我却不知怎么刷卡一样。赵云貌似明白自己现在遇到一份大机缘,像小说主角一样得到逆天的金手指。但这有点捞啊,怎么不是老爷爷或者系统啊。眼前这呆呆的小玩意,发光倒是挺漂亮,还有那舒适感让整个人都感觉升华。可没有说明书怎么搞,要是在修仙界还能加入个小门派低调崛起。这现世根本没这些个修道宗门啊,听这老人意思源界灵气还要时间重新汇聚。

        赵云满脑子的疑惑,大爷,怎么修炼啊?你本源都给我了,把你的功法一并传来啊。放心,我赵云虚心的很,绝不敢质疑大佬的法门。再讲讲境界啊,我连境界划分都不知道。还有这魂种是什么啊,有什么伟力看您那样子应该还能跟它对话,靠,这种子真摆谱。赵云沉默不语,实在是眼前黑袍人带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了。他知道若不是种子在,他连这老人的身影都不能看。这就是那不可直视的感觉吗,太可怕了。对方收敛的跟凡人一样,但那种冥冥中的感觉太强烈了。这种生灵身上自带的那种生命层次上的差距,两者之间的鸿沟是不可跨越的。这种感觉在种子身上也有,但是种子跟他之间有特殊的联系,所以那种感觉可以忽略不计。黑袍老人就像是一个世界站在那里,那种浩瀚真的不是凡人能理解的。

        “小友,未来路还长。大道争锋,若是有机会还能再见面的。此次追寻魂种想不到她已经做出选择,也知晓源界即将出世,我该回去做些准备了。万世重开,是浩劫还是新纪元呢?”

        “赵云,我在虚空大世界等你。”

        黑袍老者的身影消失,随之传来其叹息之声。老人说自己来自虚空大世界,此次是为寻魂种而来。既然魂种已择定人选,他也要回去准备应对未来的大势了。

        “呼,真是恐怖。”赵云长出一口气,这番经历实在匪夷所思。要不是他灵魂的充盈之感,他都怀疑自己在做梦。黑袍老人走后,赵云放松起来。看向种子的眼神也变了,一脸的讨好之意。

        “种帝在上,请受赵云一拜,您以后就是我爹。今后还需您老多多提携,这世道实在太可怕了。听这老人所说,未来还会有各大界域到我们的世界。我赵云毫无修炼经验,比不得那些天骄妖孽啊。不过俺以后也是大帝之子,比起身份那也盖压一个时代。”赵云这厮说话间一下跪倒抱着种子,嘴里念念有词,竟要认种爹。话音刚落,种子光芒大盛,震的赵云趴在地上。而种子则立在赵云脑袋上,突然有雷霆之声传出,凄厉的惨叫之声荡彻虚无空间。

        “靠,种子你不讲武德。我错了我错了,种爹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啊,疼死了。”赵云被种子的手段折磨的不成人样,本就虚幻的灵体现在更为透明。尤其是电在身上的感觉,让赵云痛的哭爹喊娘,结果他一喊种爹,种子的力道就更加的凶猛。片刻之后,满身焦黑的虚幻灵体趴在种子下面。赵云神色萎靡,奄奄一息。

        “种,种种,我错了。我要死了,饶了我吧。”

        终于,种子似乎满意了,停止了对赵云的惩罚。发出点点光华覆盖到赵云的灵体上,这一刻那种灵魂深处的舒适感让赵云感觉自己要飞升了。种子的光华本就对灵魂有极大的益处,何况此刻还是经历过折磨的赵云。方才的痛苦对比现在的舒服,那就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极端。种子看着享受的赵云,似乎有些不满,停下了光华。

        “呜呜,不要停。种子,种子,您就是我的天,请饶恕我先前的无知。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小的一般见识。”一见种子停下了光华,赵云立刻哭出了声。他似乎看出种子的心思,自己只要示弱,种子就心软。会哭的孩子有奶喝,大丈夫能屈能伸。不招惹她就好了,这种折磨再也不要体验了。赵云回想刚刚的痛楚,他是真的理解什么叫痛不欲生。来自灵魂深处的痛,谁能知道这种子还会放电啊。

        种子闻声,身上光晕闪动一下,似乎有些发愣。随之释放大量光华,恢复赵云的灵体。